文章搁首页 > 短语 > 经典心情短语 >

守着一个人的天堂,怀念两个人的故事。

发布时间:2013-04-29 | 点击:
佛说:一花一叶一菩提。纳兰说:一生一代一双人。然后,争教两处销魂。
  回溯唐朝,忘不了,一个玄臧,一个玄宗。一个是佛,一个是皇。
  数载光阴,流沙轻浅,却是从一如古,想那本字迹寥寥的经书,给他们多少梦幻的希望,毁灭她们多少的爱与恨;同那个回眸,笑碎几千年的世俗,惹怒数万的将士。
  一经一笑,一生一亡。
  汤显祖借《牧丹亭》说: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我想说:情因天气而起,一往而终。
  所谓爱、只不过契约了当时的天气。
  温暖的风,柔和的光,一棵诗意的枯木,一地心疼的碎叶。
  漠然而生的怜惜、惆怅、寂寞,一伸手,一缕梦幻的浪漫。
  如同天空的蒲公英,漂泊只为寻找归宿。也许,永远都找不到,只能随风沦落天涯。
  幸福只有一瞬间,可以用花开花谢来比拟,一来一去,一生一亡,一半你一半我,一半幸福一半荒凉。
  贾说:写不下的归期,只能说你不曾来,我怎敢老。
  其实我们每个人手里都一杆荒凉的笔,期待灵感写一篇岁月留给自己的故事,而不是在洁白的纸上写下:谢谢你曾经来过。
  你不是紫霞仙子,你不能用五百年的时光交错,换回一滴眼泪。我不不是混世宝,我没有月光宝盒,不可以追回前世的缘份。
  我们注定要守着一个人的天堂,怀念两个人的故事。
  是十年生死两茫茫的苏轼,是人成名今非昨的陆游,是一种相思两处闲愁的李清照,是执手相看无语凝噎的柳永。
  夜深忽梦少年事的我们,不是放不下曾经,是太固执。本是感情左右的爱情,却让记忆牵绊,怎么能不败,怎么能不痛,怨谁呢?是自己太执着,执着了不该有的执着。
  其实,每个人都有执着的困惑,然而,并非都是爱情。
  好比我,我一直对《天龙八部》中阿朱的死不能释怀。
  似乎她死的太随便。
  一座简陋的小石桥,深秋时凉意尽显的河水,几片枯叶。
  没有轰轰烈烈,没有人山人海,甚至没有第三个人。
  这样也正好契合了阿朱的性格,内敛、温柔。
  如果不死,英雄伴美人,绝不亚于扬过和小龙女。
  在多年前,我就渴望一个与我相关的故事.
  我不怕沧海桑田、白衣苍狗,即便世界荒芜。我定不离不弃。
  我会珍惜还在尘世的每一天,不烦不恼。
  还记的那个刁蛮高贵的赵敏吗?guangming顶峰一战,深情尽往,不羞不耻,因为爱情。
  张无忌的世界太愚腐,于是只知道曾经少年喜欢周芷若,而不知道如今已经爱了赵敏。
  我喜欢这种喜欢,喜欢这种爱。也许是见惯了速生速死的恋爱,见惯了谈爱不谈情的荒唐。牵手可以是任何人,因为它说了爱你。
  风起云涌、雨打花调,经不了太多,何必还要走在一起品尝苦果。
  的确,有牵挂的人是幸福的人。
  那个里昂也是有牵挂才懂微笑。本来盆栽,手枪,是他的全部。结局是美好的:死的死了,活的活了。
  马婷达的感情不是爱,是缺少爱。
  她的爱可以是任何人,只要你对她好。
  美国《这个杀手不太冷》的爱是不能与韩国《雏菊》的爱相比的。同样是杀手,同样有牵挂,却是不同的。
  对于现在的世界,没有了理性约束,只是一眼略过光洁艳丽的脸,便有了爱情
  。爱情来的太突然,会吓走幸福。
  还是回溯唐朝,玄臧、玄宗。要么不爱,要么深爱。给世界一点温馨,留自已一片天空。
  <来不及说我爱你》里,“程瑾之,江山万里,家国天下,我都拱手给你,都给你。”
  没有了尹静琬的慕容沣现在才明白,这份爱足以抵上所谓的万里江山。只是晚了。
  曾经在落寞清秋,清愁锁眉,苦苦挣扎了还是没能逃脱这样的选择。
  然而说好的一辈子,又只有那么短,怎么能不伤心断肠。
  繁华尽落,是真纯,是长恨如歌。
  初遇的荒诞,其实已经注定了结局。
  轻轻一句:“沛林,我回来了。”就那么,轻轻的,悄悄地,丢下一句话,离开。
  那么真实,那么残忍。
  她是这样的固执:既然你爱我如此的沉,我就成全你,带着我们的孩子,死在你的怀抱。荣辱沉浮了无恋。
  些许温暖、更多冰冷。
  这是爱情的悲凉,繁华悲情人世间,一个落寞的世界。
  他拼尽了全部力气,换来一半繁华,一半凄凉。
  是他说好的,为她拱手江山,却为江山,舍弃了她,缘浅情深。
  乱世本就不该有相逢,偏偏又遇相逢。
  造化弄人,佳期入梦还似真梦。
  这里的爱情,是凄凉的。许建彰的青梅竹马,幻化一场繁华没有新人的婚礼。
  程瑾之本就不配有爱情,权势利益换来的郎才女貌,不过云烟,经不起风雨。
  廖廖数字的苏樱,更是悲哀,那场捧上天的爱恋只是源于:她有多像你,静琬,你不知道她有多像你。
  程信之,七年的陪伴,一个人的孤单,只是因为爱。
  恍若梦境的世界,满满的,全是爱情,有真实,更多虚假。等不来的归期,不是没有约定,是没有了时间。
  青春静好,来不及说的有太多,多少年匆匆而过。是否还记得那些曾喜欢过的人,那一段段记忆的碎片,欢笑、哀伤。
  如今,天各一方,喜欢不喜欢都不过是一句:最近可好?这么的苍白,没有了色彩。
  这样的年纪,在不同的城市,想的都是寂寞、孤单。毕竟年轻,男空虚、女寂寞无可厚非。只是寂寞就去一味的招惹,没必要。